當前位置: 華文頭條 > 旅遊

超人氣大作【三夫四朝】,高能名場面,作者文筆夠驚艷!

2022-09-15旅遊
超人氣大作【三夫四朝】,高能名場面,作者文筆夠驚艷!

第一章 悲催的穿越

人間四月芳菲天,正是踏青好時節,雖說稱不上是旅遊旺季,但全國各地的旅行社已經忙得熱火朝天了。

劉燁瞅著辦公桌上花花綠綠的宣傳單,眼巴巴地看向埋頭算賬的老板娘,盤算著待會兒如何開口。

她是個實習導遊,來旅行社兩個多月還沒帶過一次團,每天除了接待客人就是給同事買飯倒茶,問她旅遊路線或許說不詳細,但要是說附近哪家餐廳的飯菜好價格實惠,估計沒人比她更清楚了,簡而言之,她就是被人家當成小妹使喚的。

話雖如此,她可不敢抱怨半句,削尖腦袋好不容易擠進這家全市規模最大的旅行社,她得使出渾身解數堅持到底。多年的媳婦還能熬成婆呢,她這個小實習總會有出頭的一天吧。

可這春天都到了,她還沒聞到半點帶團的氣息,每次分配任務都輪不到她,只有抱著堆成小山的宣傳單羨慕別人的份兒。其實受點委屈倒也不算什麽,煎熬考驗也可以忍受,但日復一日蹉跎下去那是堅決不行地。

劉燁給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設,喝了幾口水潤潤嗓子,趁著辦公室裏人不多,看了眼剛算好帳面露微笑的老板娘,勇敢地邁出了第一步。

「青姐……」同事們都這樣稱呼老板娘,劉燁這次叫得特別甜,很狗腿地為她捶背捏肩,「呵呵,今天是周五了,明天要我陪你一起去shopping麽?」

青姐懶洋洋地應了聲好,微微閉上雙眼享受她的按摩:「這邊重點,再重點,哎呀,對了,就是這兒,舒服,舒服……」

你舒服了,我心裏可還難熬著呢!劉燁邊笑邊腹誹,她一個正規學院畢業的導遊,三天兩頭被當成小妹,這樣下去真是會把人逼瘋的。不過討好老板娘勢在必行,誰叫她是個毫無經驗的實習導遊。

「青姐,聽說這次陸總又開發了幾條新路線,馬上就到五一旅遊旺季了,咱們公司的導遊恐怕不夠用了吧!」劉燁試探著說,言下之意是提醒老板娘註意到她的存在。

「嗯……」依然是那副慵懶的口氣,青姐連眼皮也沒擡一下,慢慢說道,「忙嘛,是肯定的,哪年旅遊旺季都會很忙,公司的導遊都習慣了,越忙越有錢賺,誰不懂得這個道理,沒事沒事!」

沒事?事情大了!劉燁咬著唇,手也不知不覺加重了力道,青姐不悅地哎呦了聲,總算肯正眼看她了:「你呀,輕點!」

「哦哦,對不起哈!」劉燁連忙賠上笑臉,又揉了一會兒,繼續說,「如果公司很忙的話,我也可以帶團的啊,我是有導遊證的呢,美加澳可以緩一緩,國內遊我是絕對沒問題的。」

劉燁把話挑明,青姐也就不裝糊塗了,笑瞇瞇地指向一張張辦公桌:「公司裏的人哪個沒有導遊證啊,說句不好聽的話,就連打掃衛生的大嬸都有的,你看人家現在不還是在掃地麽!理論跟實踐是兩回事,當個出色的導遊,不是你想象的那麽簡單,公司經營到這種規模,不能容許絲毫差錯,口碑可是最重要的,沒有經驗的導遊就是定時炸彈,萬一出點問題,整個公司都跟著遭殃哪。國內遊不混個三年五載都不能熟悉業務,更何況是美加澳呢!」

這番話說得劉燁面紅耳赤,每次都是這樣,一句「沒有經驗」就把她打回原形,但誰沒有過第一次呢,公司裏的骨幹分子剛開始也是生手,經驗都是累積出來的,不給她機會嘗試怎麽知道她就不行?

「小劉呀……」青姐打過一個巴掌,還不忘給個甜棗吃,「你還年輕,不要著急,現在熟悉熟悉業務不是挺好的嘛,磨刀不誤砍柴工,等時機成熟了,不用你說也會讓你帶團的。你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就是個剛出校園的學生,給人感覺太不成熟了,難以服眾啊!這樣吧,周末跟我去做頭發,你這頭清湯掛面也該換換了。」

「好,那就換成泡麵吧!」劉燁漫不經心地回應,心裏拔涼拔涼的,早就聽說老板嫌她不漂亮,原來真有這麽回事。可是,她做導遊又不坐,台,需要那麽漂亮的嗎?

有時候真話比假話更傷人,劉燁無語望青天,看來她想帶團,恐怕還得再過幾個春天。

就在這時,鄰桌的資深導遊擡眼看向劉燁,隨手扔給她一份資料:「喏,你先看看這個做不做得來,這是公司新添的路線,正愁沒人做呢!」

青姐微微皺眉,心想這人真是沒有眼色,剛說那麽多話都沒聽到還是咋的,但當她瞟到劉燁手裏那張宣傳單,頓時瞪大了雙眼。

「公司什麽時候加的這條路線?有沒有搞錯啊?」

「青姐,你沒看錯,這是昨天剛定下來的路線,現在旅遊業不好做,低端路線也不能忽視……」

劉燁顧不得聽她長篇大論,拿著那張徐州一日遊的宣傳單,激動地不能自已。她盼這天很久了,誰說本地一日遊就不是旅行團?她可是土生土長的徐州人,不用背資料也能說得頭頭是道。

無論如何,這個機會她一定要抓住,她等不及將身上那張「實習導遊」的標簽撕掉!

徐州古稱彭城,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兩漢文化發源地,最近幾年旅遊發展地相當不錯。不僅有很多名勝古跡,古代歷史名人也是數不勝數,堯舜時期的彭祖,楚霸王項羽,漢高祖劉邦,南唐李煜,現代李可染都是世人皆知的人物。

當然,劉燁最喜歡的還是西漢時期的解憂公主,她是第三代楚王劉戊的孫女,作為和親公主遠嫁西域烏孫,這位女中豪傑的事跡說上幾天幾夜都說不完,徐州人民為了紀念她,在小南湖為她建了一座解憂橋,映著湖光山色格外美麗宜人。

史書介紹,解憂公主嫁到烏孫以後,經歷四次改朝換代,她的三任丈夫都是烏孫王,兒女也都是西域諸國的風流人物。雖然史書對她的情感描寫很少,但劉燁天生想象力豐富,有事沒事總愛聯想解憂公主傳奇的一生。

「小劉,小劉……」

青姐和那位資深導遊不耐煩地叫了她幾遍,劉燁仍是處於神遊狀態,幻想自己在那片遼闊的草原上,與心愛的人深情相望,與兇悍的匈奴人抗爭……

青姐拿起資料夾「啪」的一聲砸在桌上,同時也砸醒了似夢非夢的劉燁,她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雙手緊緊攥著那張宣傳單,眼裏冒著金色的小星星:「我做,我做,讓我做吧,我可以的。」

「你啊……」青姐撇撇嘴,不太放心地打量著她,「本地一日遊呢,你做也不是不可以,你也是個地道的徐州人嘛,彭祖廟,楚王陵,漢兵馬俑,戲馬台,雲龍山,雲龍湖這些地方你都很熟悉吧!」

「那是那是,熟得很,閉著眼睛都能摸到地方,青姐你放一百二十個心,交給我準沒問題!」劉燁點頭像雞叨米。

「嗯,就算這樣你也別大意,該看的資料還是要看的,到時候那麽多人,你可別緊張忘詞了。」

「不會不會,兩漢歷史我都倒背如流,就算上台演講也不會結巴一下的,我會用最大的熱情感染遊客,一定帶給他們前所未有的深刻感受。」

劉燁再三保證,青姐總算把心放到肚子裏了:「好吧,你去準備準備,先跟前輩跑幾趟,可以的話,以後這條路線就交給你了。」

「謝謝,謝謝青姐,謝謝前輩……」劉燁激動地語無倫次,拉著她們兩個的手不停道謝,「我會好好表現的,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

青姐看她興奮到的背影,回頭交代身邊那位資深導遊:「你先帶她跑幾趟,要是不行,這條線還是你來負責吧!」

「好,我會看著她的。」資深導遊趁她不註意撇撇嘴,心想這種沒油水的苦差事誰高興做,又不是每個人都像劉燁那麽傻。

小南湖解憂橋

「各位遊客,這兒就是風景優美的小南湖,小南湖有一池二島,三軒五園,您現在看到的是位於小南湖鳴鶴洲的解憂橋,形如畫船,狀似彎月,站在橋上,小南湖的景色盡收眼底美不勝收,橋上還有精心繪制的圖案,均是徐州舊八景,譬如陽春觀荷,戲馬秋風,佛寺鐘聲……」

(溫馨提示:全文小說可點選文末卡片閱讀)

劉燁流暢自如地介紹著心愛的解憂橋,這已經是她第N次帶團了,每次來到這裏仍是沒來由地激動,仿佛冥冥之中有人在召喚她,如同解憂公主正在橋上欣賞落日。

望著橋下一池碧水,感受那溫柔嫻靜的舒適,遊客們紛紛拿起相機拍照留念。劉燁照顧遊客的同時,又一次仰望起解憂橋,竹影婆娑溫潤動人,刺眼的陽光如同巧匠手裏的剪刀,將那竹影剪出婉約的線條,乍看上去像是佳人玲瓏的背影。

劉燁心下一顫,正要上前幾步看個真切,忽然有人在背後叫住她:「導遊小姐,我兒子肚子疼,這附近哪兒有衛生間?」

「肚子疼得厲害嗎?要不要去看醫生?」劉燁緊張兮兮地打量那個雙手抱著肚子哼哼唧唧的小男生。

「嗨,沒事,還不就是中午吃冷飲鬧得麽,去趟廁所就沒事了,你就告訴我們怎麽去就行啦!」女人肥手一揮,毫不在意地笑起來。

「哦,那往這邊走吧,過了橋往右轉,走五十米左右就能看到洗手間了。」劉燁熱心地為他們指方向,生怕小男生堅持不下去。

「呵呵,好的,知道了,導遊小姐,你是我見過最熱心的導遊小姐了,哎,對了,你叫什麽名字?你早上說我沒記住,實在不好意思哈!」

「我叫劉燁,您叫我小劉就行。」

「小劉,劉燁,你這還是明星的名字呢!你知道那個明星吧,很紅的,拍了好幾部電影哩,你一定看過的。」不等劉燁回話,女人很三八地東張西望幾眼,上前走兩步,靠近她耳邊說,刻意壓低聲音,「嘿,就是拍那種片子出名的,就那種的,你知道吧?」

劉燁看她滿眼期待,不好意思地點點頭:「嗯,我聽說了。」

「聽說?原來你還沒看過呢,這你就落伍了,現在時興這個,人人都喜歡看,沒啥不好意思的,這就是藝術,為藝術獻身懂嗎,敢於獻身才能成功呢!值了,拍部片子就大紅,做演員最大的夢想,人家拍的都不害臊,咱們這些觀眾更不用不好意思,我告訴你啊,網上隨便搜搜就有,你回去看看啊!」

女人熱情過度,劉燁紅著臉笑笑:「好,知道了,您快去衛生間吧,小朋友就快堅持不住了。」

小男生苦著臉歪頭瞅他媽,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女人捂著嘴笑了幾聲,別有深意地拍拍劉燁的肩膀:「回去就看啊,一定要看!」

劉燁的笑容越來越僵硬,敢情這位就是傳說中的腐女,如果腐的程度最高是十級,那她最起碼也有八九級了。

送走這對母子,劉燁又忙不叠地照顧其他遊客,只要自己能辦到的,就決不讓遊客失望。接連幫幾十名遊客拍過照,有對年約七十的老夫妻又把她叫到橋上去。

「小劉啊,幫我們拍張照好嗎,看你忙了半天挺累的吧!」滿頭白發的老太太慈眉善目,語氣也是很和善的。

「不累的,您要拍半身還是全身的呢?」劉燁隨手擦把汗,端起照相機開始找角度。

「能不能把解憂橋拍進去啊,半身還是全身你看著拍吧,關鍵是這座橋。」老太太輕輕地撫摸著橋身,感嘆道,「我這次來徐州就是想看看解憂公主的故鄉是什麽樣子,我年輕的時候在新疆插過隊,時常聽老人們提起解憂公主,從那時起我就挺佩服她的,古代的女人還不比現在,她們的難處更多啊!」

劉燁聽她這麽說,不知不覺又激動了:「您也崇拜解憂公主啊?我也是,我也是啊,她不僅是西漢時期貢獻最大的和親公主,更是我們女性的驕傲。」

「不錯,確實是漢人的驕傲,無論到何時,都不能忘記那段歷史,她為國為民付出了青春和生命,甚至是愛情,她應該得到人們的尊敬和肯定。」老太太依偎在老伴身邊,老伴微笑地望著她,夫妻深情不言而喻。

劉燁被這一刻感動,連忙按下快門,螢幕上夫妻倆笑得很溫馨,整座橋也算拍進去了,剛要把相機還給她們,卻發現螢幕右上方有抹白影,朦朦朧朧如煙似霧。

可是天氣這麽好,哪來的煙霧呢,劉燁擡頭看向周圍,也沒發現白蒙蒙的煙霧,於是伸手擦了下螢幕,但螢幕是幹凈的,只是照片上還有那抹白影。

劉燁百思不得其解,想了想也是毫無頭緒,眼看就到時間去下個景點了,忙將相機還給老太太,讓遊客們集合。

數到最後發現,剛才去衛生間的母子倆還沒回來,劉燁心急火燎地奔去,誰知道裏面壓根就沒人。

「這母子倆跑哪去了?」劉燁急得上火,擅自脫隊的遊客最難溝通,有些人甚至蠻不講理,連累大家都在等,回來以後還要抱怨導遊安排不合理,服務不人性化。

時間不等人,劉燁沿著衛生間周圍開始找,看見有形態相近的小男生就跑過去,找了半天還是沒有找到他們母子。

劉燁不敢跑得太遠,心想還是回去等吧,要是跟他們走錯方向,到頭來連累大家苦等的人就是她了。

「劉小姐,劉小姐……」

劉燁聽到叫聲回頭一看,正是那個高級腐女,她焦急地連連揮手:「劉小姐,你快過來,我兒子掉湖裏了。」

「你兒子掉湖裏?」劉燁難以置信地反問道,這位腐女該不會是等她下湖救人吧。

劉燁上前一看,原來那個小男生爬過防護欄溜到湖邊,想要回來又爬不上去了。腐女雙手叉腰指著她兒子罵:「叫你不聽話,現在不能了吧,今天你要是出不來,我就不管你了……」

「您請讓一下,我把他抱上來。」劉燁除了嘆氣還是嘆氣,柵欄上明明寫著「禁止攀爬」,小孩子不識字,難道連大人也不懂麽。

「呵呵,劉小姐不愧是我見過最熱心的導遊小姐,那就麻煩你了呀,我這渾身肉也爬不動,萬一連我也摔傷了,不就更麻煩你了嘛!」

劉燁幹笑兩聲,彎腰去抱那個小男生,小男生雙手緊摟住她的脖子,兩腳卻像釘在地上似的動也不動。

「小朋友,你的腳能踩上欄桿嗎,你試一下好吧,這樣我抱不動你的。」劉燁累得滿頭大汗,扭頭朝腐女喊了聲,「您也來幫把手,我一個人抱不動。」

「哦,那好吧。」腐女扭著肥碩的屁股走過來,一把拉住兒子的胳膊,不耐煩地數落道,「你擡腳啊,怎麽跟個木頭人一樣,剛才不叫你爬非要爬,爬進去了又出不來,這下麻煩大了吧!」

小男生笨拙地擡起腳,不服氣地辯解:「是你抱我進來的嘛,我出不去還不是因為你太肥,肚子被卡住了動不了。」

「你這小兔崽子,瞎說什麽呢!」腐女心虛地看了眼劉燁,假惺惺地笑道,「嘿嘿,小孩子亂說的,不要相信他。」

劉燁懶得跟她較真,使出全力將小男生抱上來,腐女連忙抱住兒子,正想說些什麽,突然瞪圓了眼睛,結結巴巴地叫道:「倒,倒……」

「什麽?您說什麽?」劉燁累得眼冒金星,看她這樣一驚一乍,也搞不清楚什麽狀況了。

腐女嘴裏還在嚷嚷倒不倒的,可惜劉燁還沒聽明白什麽倒了,就臉朝天徑直摔下去,直到後腦勺砸到堅硬的石頭,才弄清楚原來是柵欄倒了。

三夫四朝

白羽燕

古代言情

免費閱讀

(點選上方卡片可閱讀全文哦↑↑↑)

感謝大家的閱讀,如果感覺小編推薦的書符合你的口味,歡迎給我們評論留言哦!

關註女生小說研究所,小編為你持續推薦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