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頭條 > 文史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2022-11-27文史

2008年,貴州從江縣慶雲鄉工作人員經過再三調查,已確認第四套人民幣一元紙幣上的侗家女子頭像,就是慶雲鄉佰你村村民石奶引少女時代的頭像。

訊息一出,許多遊客慕名趕往佰你村,想看看這位代表了中國一個時代符號的人現在生活得如何?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石奶引和第四套一元人民幣

在不少普通人的印象裏,石奶引能成為人民幣的「模特」,必定不是普通人。然而,當這些人趕到佰你村後卻發現,昔日的「侗族美少女」石奶引如今已變成了一位其貌不揚的農家婦女。

當遊客們拿出了一元紙幣,詢問她對此還有無印象時。石奶引先是一頭霧水,後來仔細想了好半天,記憶深處一塊散落的碎片才慢慢浮現在腦海中。

根據石奶引的回憶,那應該是1978年的事,距離2008年已過去30年之久了……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石奶引和第四套一元紙幣

1961年2月,石奶引出生於貴州慶雲鄉寨錦村七組,原名石婢學,是一個侗家姑娘。除了自己外,家裏還有5個弟弟妹妹,父親整日下地勞作,母親則從事染布、織布工作。

一年到頭忙活下來,拋去吃穿用等日常消費,幾乎剩不到什麽錢了。好在寨錦村民風淳樸,大家夥條件都差不多,若是誰家有了困難互相之間幫幫忙,挺挺也就過去了。

況且,20世紀60年代初的慶雲鄉還沒有發展成為「旅遊勝地」,遊客們不知道在大山深處還有這麽一塊風水寶地。石奶引就這樣在一片和諧靜謐的環境中,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14歲時,石奶引已經成為寨子裏的「一枝花」。她留著一頭烏黑亮麗的秀發,鼻子小巧高挺,一雙大大的黑眼睛配上白皙圓潤的臉蛋,更顯得楚楚動人。

美女向來不乏追求者,石奶引同樣不例外,當時有很多村裏的小夥子都對其愛慕有加。由於家裏兄妹太多,石奶引很早就放棄學業,跟隨奶奶學習織布、染布、做衣服,她根本無心戀愛。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源自網路配圖

不僅如此,心靈手巧的石奶引還會唱歌、刺繡。16歲時,她就能獨立織布、染布。鄉下人的日子是清貧的,不過也是快樂的,雖然從小沒怎麽上過學,一直跟著長輩勞動,但石奶引對此沒有任何怨言。

休息的時候,她就與同齡的小夥伴一起去田間地頭,吟唱具有侗族特色的歌曲。然而,面容秀麗、多才多藝的石奶引的10根手指是烏黑的,且根本洗不掉。

這是因為石奶引雙手長期與染色顏料和針線接觸所導致的,更是他勤勞的見證。

1978年,剛滿17歲的石奶引就是在這一年登上第四套一元紙幣的。

初春的一天,石奶引與村子裏的小夥伴身著侗族盛裝,從寨錦村去從江縣洛香鎮趕集,這一天也是侗族的傳統節日,大街上非常熱鬧。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石奶引

石奶引如往常一樣,和小姐妹們四處逛來逛去、品嘗美食,用所剩不多的零錢購買一些日用品。

走著走著,石奶引發現了一個小攤上出現了許多顏色新穎的針線。擅長女紅的石奶引一下就走不動路了,與幾個姐妹們擠在小攤上挑選琳瑯滿目的針線。

突然,石奶引感覺有人在背後拉了自己一下,她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一個滿臉笑容,略微帶點絡腮胡的陌生男子,這名男子旁邊還站著兩個人。

還未成年的石奶引不明白這個陌生男人到底拉自己幹什麽?雙眼充滿警惕地看著他。

這名男子指引著石奶引走到一塊空地上,然後從背包裏拿出畫板和顏料,看樣子是要為石奶引畫像。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石奶引

侗族人都是好客的,雖然石奶引心裏充滿了疑惑,但還是走出了人群,按照這名男人的要求站在空地上。

隨即這名男子與身旁的兩個人快速地畫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對方放下筆,瞧瞧畫夾,又看看石奶引的臉,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把畫收起來後,這個陌生男子連連向石奶引道歉,甚至還要拿出些錢作為報酬,但都被石奶引拒絕了。

有了這個小插曲的影響,石奶引也沒有心思再挑選針線了,和小姐妹們匆匆回到家。

為了不讓家人擔心,石奶引沒有把這件事告訴父母,更沒有告訴其他人,很快就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甚至自己都忘了這件事情。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這位給石奶引畫畫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著名油畫家、美術家侯一民先生。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侯一民

侯一民,1930年出生於河北省高陽市,他是中國第三、第四套人民幣的設計者之一,著名的【劉少奇與安源礦工】【毛澤東與安源礦工】的油畫就是侯一民先生的代表作。

20世紀70年代末期,侯先生為了設計出各種民族形象和服飾,不辭辛苦、跋山涉水地穿梭在祖國西南少數民族聚集的地區。

依據侯一民先生回憶,僅僅是貴州這一個省他就不知道來了多少次。從1977年至1980年間,侯一民在四川、雲南、貴州、廣西等省區考察了三年多時間,完成了第四套人民幣的主要景色設計,其中就包括了一元人民幣上的人物頭像。

少女時期的石奶引是一元人民幣上的一個人物,另一個少數民族女子的頭像是一位瑤族人。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第四套人民幣一元紙幣

在沒有遇到石奶引之前,侯一民先生透過地方工作人員找到了不少侗族少女,希望透過她們的裝扮與樣貌來刺激靈感。

但是,這些應聘來的「模特」相貌、年齡包括身段都合適,卻總少了一股侯先生所追求的「神韻」。

既然如此,侯先生就想著在侗族傳統節日這一天去從江縣洛香鎮,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適的「模特」。

找到更好,找不到就等於遊山玩水,兩者都不吃虧。

或許是冥冥之中的註定,在一個熙熙攘攘的鬧市裏,侯一民先生遇上了年輕漂亮,充滿健康活力的石奶引。

只是一個背影,侯一民先生就已經打定主意,他要說服這個侗族少女成為人民幣上的頭像。

1987年,中國第四套人民幣正式投入使用,其中一元紙幣上的那位侗族女子就是以石奶引少女時期為原型。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石奶引

不過在很長一段時間裏,石奶引不知道自己的頭像被印在了人民幣上,這一時期的石奶引經媒婆介紹,嫁給了佰你村的石學海。

現在網上有許多不負責任的作者為了點選量,偽造石奶引是在父母的脅迫下才嫁給了石學海。查閱相關資料不難發現,石奶引與石學海二人剛一認識,彼此十分滿意、互生情愫。

經過了幾次「行歌坐月」(侗族人的情歌對唱)後,二人在1984年的臘月由父母做主舉辦了婚禮。

1985年,石奶引與石學海的大女兒呱呱墜地,給全家帶來了無限的歡樂。1987年,也就是第四套人民幣正式使用的同一年,他們的兒子降臨人世。

有了一對兒女後,石奶引與石學海便更加賣力地勞動。一晃幾十年過去了,一雙兒女已經長大成人。女兒和兒子初中畢業後就外出打工了,經常寫信寄回老家。

多年的辛勤勞作,讓本就文化不高的石奶引根本看不懂信裏說什麽。恰好,前些年佰你村搞掃盲活動,石奶引主動報名參加「掃盲班」,學習了一些文化,掌握了幾百個字,能看懂兒女們寄回來的信。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石奶引和家人

在有關部門確定第四套人民幣一元紙幣侗族女子頭像的前幾年,有人拿著人民幣找到石奶引,指出上面的頭像對她說這女孩和她少女時期特別像。

石奶引當時沒有在意,結果說的人太多,就引起了她的註意,不過卻一直不敢確定。

直到2008年,許多遊客慕名找到石奶引,想看看她是不是當地的「知名人物」,卻發現石奶引與丈夫石學海只是非常普通的一對農村夫婦。

當石奶引知道自己少女時期的頭像登上人民幣的時候,她沒有過多的喜悅和激動,對著遊客說道:知道了還能怎麽樣,還不是一樣要種地?

如今,石奶引已升級成為了奶奶,膝下兒孫滿堂,享受天倫之樂。這麽些年來石奶引的生活條件不算太好,但她卻對生活充滿了樂觀。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2017年5月,揚州大學與慶雲鎮開展扶貧工作,為這裏淳樸的鄉民帶來了致富的技術和希望。

作為揚州大學園藝與植物保護學院副教授的淩裕平,受慶雲鎮邀請,赴當地考察萬畝油茶園。在淩裕平的推動下,揚州大學園藝和植物保護學院教授博碩士生實踐團來到慶雲鎮佰你村開展專項扶貧。

經過調研,揚州大學確定幫扶物件,淩裕平與石奶引家庭「千裏結對」的故事也由此開始。作為「人民幣女孩」,石奶引一家的生活較為清貧。

「人民幣女孩」太缺人民幣了,全家的收入就靠著梯田上的一畝三分地。」淩裕平說。

截止2020年11月23日,貴州省政府宣布從江縣結束貧困縣序列。在當地政府的統一安排下,石奶引一家已搬至新的定居點,每年的勞動收入翻了兩到三倍,石奶引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期待。

16歲少女被畫家看中,印在一元紙幣上,30年過去才知這是自己

在手機支付越來越普遍的今天,相信大家已經很少使用人民幣了。但人生就是充滿了許多不確定,誰能想到身為第四套一元人民幣「模特」的石奶引,直到過了30年才得知那是自己。

經典永不會遺忘。

既然當事者石奶引對此事看得非常淡薄,大家就不要影響到他們一家的正常生活了。

參考文獻:

[1]「千裏聯姻」讓「人民幣女孩」脫貧,作者張晴丹 吳錫平,中國科學報 2020年12月15日

[2]一不留神成「名人」,作者羅茜,高中生 2008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