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頭條 > 文史

雅吉紋的中國化: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2022-11-27文史

雅吉紋源於古印度,在與中國文化不斷融合的過程中,雅吉紋的造型和內涵都發生了改變,同時還出現了象生化設計和擬人化創造。本文主要透過唐至宋遼金時期器物上的雅吉紋和雅吉形象,探討雅吉紋經過本土化發展後,日益民族化和多元化的過程,分析文化交融賦予工藝設計的內在活力。

雅吉紋的中國化: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遼 摩羯形金耳墜 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雅吉紋的中國化行程

雅吉是印度傳說中的水中神獸,學術界一般認為其原型來自印度鱷。隨著印度民間雅吉崇拜的普遍化,雅吉紋逐漸與鯨、象等其他生物形象融合,發展成卷鼻利齒、魚身魚尾的形象。

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雅吉紋東傳進入中國。自傳入中國後,雅吉形象經歷了從簡單模仿到融合創新的發展和變化過程。晚唐至宋遼金時期,雅吉紋樣已經融入中國傳統的藝術元素,出現了明顯的中國化氣象。在濃厚的中國文化的影響下,雅吉紋除了具備鯉魚的身尾形狀外,其身體部位擺動的姿勢也與傳統的鯉魚圖毫無二致。同時,雅吉紋的頭部更接近龍形。雅吉紋的中國化不僅體現在其形態的變化上,也體現在其內在寓意的轉變上,即成為寓意吉祥的紋飾,常常與摩尼寶珠、嬰戲、祥雲、仙鶴等吉祥紋飾進行搭配。

雅吉紋的中國化: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唐 雅吉戲珠紋金花銀盤 內蒙古博物院藏

經過晚唐至宋遼金時期多民族文化的影響,雅吉紋開始向世俗化和民族化發展,雅吉形象逐漸轉化為具有中國傳統文化意味的藝術元素。在晚唐至宋遼金時期,雅吉紋的載體一度擴充套件到金銀器、瓷器、玉器、銅器等各個領域,流行於皇族、貴族的同時也多出現於平民百姓之家。

雅吉紋的象生設計

象生,也稱為仿生,是一種古老的造型方式和造物理念,是人類對自然生物的直觀仿造。象生設計透過仿造生物的形態、特征,使器物呈現出栩栩如生的形態,給人以美感的同時,還往往能傳達深刻的寓意,從而具備藝術審美和社會文化功能。考古發掘的新石器時代器物中,就有許多狗、豬、雞等動物形象的象生陶器,因此中國的象生設計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到了宋遼時期,人們對雅吉紋十分推崇,除將其用作器物的裝飾紋樣外,還以雅吉紋為藍本設計出了一批象生器。雅吉象生器的器型主要有壺式和杯式兩種,材質主要包括金銀器和陶瓷器。

雅吉紋的中國化: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唐 雅吉紋金花銀提梁壺 內蒙古博物院藏

根據雅吉的造型,壺式雅吉象生器可分為立式雅吉壺和橫式雅吉壺兩種。立式雅吉壺上的雅吉紋頭朝上尾向下,兩兩相對、腹部緊貼,其身體為壺的腹部,尾部為圈足,多以突起的獨角作為系鉤。立式雅吉壺與中晚唐流行的雙魚壺造型十分接近,是在雙魚壺盛行的基礎上化鯉魚為雅吉而塑造的。雙魚壺為唐代中晚期常見的酒壺形制,據現有資料顯示,唐代越窯和長沙窯多燒制雙魚壺,唐詩中也多描繪雙魚壺,可見雙魚壺在當時深受人們歡迎,而這與唐朝皇室崇尚鯉魚很有關聯。

雅吉紋的中國化: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遼 白釉人首雅吉形提梁註壺 內蒙古博物院藏

相較立式雅吉壺,橫式雅吉壺存世數量較多,形制基本為雅吉頭尾高翹,頭尾間連線形成壺柄,雅吉嘴為壺嘴,雅吉雙翼雕刻於壺身兩旁。橫式雅吉壺中比較特殊的一例是遼代白釉人首雅吉形提梁註壺,其在雅吉形象之上又疊加了人物形象,人物有頭、頸、肩和雙臂,直接生發於雅吉頭部後側。人物頸臂間裝飾有瓔珞紋,雙手托住雅吉頸部,發髻與雅吉尾部之間有提梁相連。此壺中人物形象與雅吉形象結合形成了特殊的人首雅吉形象。筆者認為,這應該是雅吉紋擬人化創作的源頭。

杯式雅吉象生器中的雅吉形象大多尾部向上高揚,具有鋬或把手,以便人們拿握。此一類器物以雅吉的形象作為整體的造型,活潑生動,展現了古代工匠獨具匠心的設計。

雅吉紋的中國化: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遼 青釉雅吉魚杯 遼寧省博物館藏

杯式雅吉象生器中比較獨特的是遼寧省北票市水泉一號遼墓出土的青釉雅吉魚杯,與大多數雅吉杯魚頭仰天、雙翅伸展的形象不同,其采用了藝術化的處理手法,將雅吉的頭部略去,以簡化的雅吉形象呈現出器物獨具匠心的藝術魅力。此青釉雅吉魚杯省略雅吉頭部的設計,使雅吉原本最具辨識度的卷鼻利齒的頭部成為可被忽視的元素,而是否具有魚身、魚尾和雙翼的魚龍造型則成為辨認其是否為雅吉的關鍵資訊,這一點就充分說明了雅吉紋中國化的程度之深。

雅吉紋的擬人轉化

擬人化是把除了人以外的事物人格化、人性化,以此表現出類似人類及其行為的形象和形態。將事物擬人化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上古時期。如先秦時期的【山海經】、漢代的畫像石中常見擬人化的形象。這些擬人化的創作增強了人類戰勝自然的信心,也展現了先民的想象力和創造力。

雅吉紋的中國化: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金 河津窯三彩魚人飛天捧山六角形枕 深圳望野博物館藏

雅吉紋擬人化的創造便是被很多學者稱為「人魚」「魚人飛天」的形象,但其實這些紋飾並非人魚紋,而是雅吉紋在傳播和發展的過程中,與本土文化融合後的創新,因此本文認為其應該為人首雅吉紋。金代山西省河津窯所燒的綠釉剔地填黑彩魚人紋六角形枕和三彩魚人飛天捧山六角形枕上的裝飾圖案便是人首雅吉紋。

綠釉剔地填黑彩魚人紋六角形枕枕面開光中有一男性人首雅吉形象,男子頭頂頭發剃去,兩側頭發向後梳攏,頸間戴項圈,雙手各戴環釧,周身飄帶環繞,與飛天形象相似。但其身後長有一對翅膀,呈開啟狀,實為雅吉紋的突出特征。男子腰部以上為人身,腰部以下為魚身,魚鰭、魚鱗俱全,魚尾擺動,富有動感,為典型的人首雅吉圖案。

雅吉紋的中國化: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雅吉紋的中國化: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遼 雅吉紋金花銀碗 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三彩魚人飛天捧山六角形枕枕面開光所刻同樣為男性人首雅吉圖案,其形象與綠釉剔地填黑彩魚人紋六角形枕相似,只是發型為結發且手捧托盤,翅膀和飄帶的刻畫更為精細。其翅膀上有層層羽毛,飄帶也更具動感,表現出人物快速行進的速度感。

雅吉紋的中國化: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唐 鎏金摩羯紋荷葉銀杯 西安博物院藏

在文化傳播的過程中,雅吉紋與中國傳統文化融合,形成了新的地域特征、文化內涵和寓意,又經過了象生化的設計和擬人化的創造,使得其在形象和內涵上都發生了實質性的變化,增添了裝飾功能和吉祥寓意。筆者認為,從形式與意涵入手,對雅吉紋進行深入的分析和理解,對於研究中外文化、藝術交流等方面都有重要的意義,能夠揭示和展現文化交融的諸多可能。

本文節選自【中國藝術】2022年第4期

形與意考:唐至宋遼金時期雅吉紋的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雅吉紋的中國化:象生化和擬人化設計

【中國藝術】2022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