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

標籤:高原反應作者:2019-02-10 17:10:00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 作者:喬楠楠

新春走軍營,記者在戰位

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

■中國軍網記者 喬楠楠

西藏哪裡都好,除了高原反應

2019年1月,我作為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新春走軍營·記者在戰位』採訪分隊的一員來到了雪域高原。

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

第一天到拉薩,身體沒有任何不適,就是失眠了一夜,數羊、背單詞、聽音樂都不管用——後來我才知道,失眠,也是高原反應的一種。

第二天夜裡,頭痛欲裂、流鼻血,吸著氧氣撐到天明,一照鏡子,我發現我的兩邊臉都腫了,跟發麵饅頭一樣漲起,嘴脣烏紫,像乾燥的洋蔥皮。

第三天上午,我跟著戰士們去打靶,回來的路上,只覺得我的心臟從來沒有這麼『強健有力』過:撲通、撲通……心臟像是鉚足勁的鼓槌,雨點一樣撞擊著我的胸膛,像要從胸膛裡蹦出來似的。一到住處,我幾乎是連滾帶爬地趴到床沿,扯過氧氣管子,大口大口吸起氧來。

第一次進藏的人容易產生高原反應,那麼在這裡待了很久、已經適應了稀薄空氣的人,是不是以後就不會有高原反應了?

不,西藏不只是對我們這種初來乍到的生客嚴酷,她對那些在這生活了十幾年、二十幾年的『老西藏』一樣無情。官兵們休假回來,稍不注意,很容易患上肺水腫、腦水腫。駐藏19年的一位『老西藏』,光肺水腫就得了三次,腦水腫得了一次。

西藏哪裡都好,除了高原反應。這是我在西藏待了半個月的切身感受。

如果沒有高原反應,拉薩和平原上的很多城市沒什麼兩樣。在拉薩的冬天,可以吃到火龍果、龍眼、橘子、柚子……這些南方水果,還可以吃到生菜、萵筍、冬瓜等各種時令蔬菜。拉薩冬日的太陽溫暖和煦,如果作為一個遊客,往八廊街的鞦韆上一坐,悠悠的晒著日光浴,耳畔傳來大昭寺鈴鐺的叮咚聲,別提多美了。

西藏風光無限美,是令無數人神往的旅遊勝地,但旅遊是一回事,長期駐守是另一回事。

有句話說,在高原當兵,躺著不動就是奉獻。在自然條件極其惡劣的『雲端哨所』,可不就是這樣嘛!

高原反應,沒轍。這是西藏的自然環境決定的。美麗的,也是危險的。大自然賜予西藏潔白雪山、清亮湖水、充裕日光的同時,也給了此地惡劣的自然環境。但是,就算自然環境再惡劣,每一寸也都是祖國的大好河山。

缺氧不缺精神,艱苦不怕吃苦。西藏軍人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在部隊採訪,隨便問下載我們的司機,都是十三四年的『老西藏』。西藏軍人,如同雪域高原上的樹一樣,堅忍不拔、默默無語,用行動為祖國站崗。

自然條件雖苦,高原的樹卻沒有忘記作為一棵樹的使命

在飛機上俯瞰這片雪域高原,我想,這種高寒缺氧、凍土廣佈的地方,一定缺少樹木。

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

結果來了西藏以後,我發現這裡有各種各樣的樹,白楊、左旋柳、松柏、水青、桫欏……日喀則郊區有一片著名的紅樹林,山南有大片的原始森林,林芝還有蘋果園,結出的果子甘甜多汁。

高原的那些樹啊,都跟平原的樹不一樣:粗壯的樹幹,密密的枝,他們沒有平原的樹那麼秀美俊俏,卻異常蒼勁有力,氣勢磅礴。在冬天,透過它們遒勁有力的枝幹,能夠感受到在夏季它們是如何鬱鬱蔥蔥,茂密厚實。

不像平原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裡,作為一棵樹,似乎不費力氣就能長成參天大樹。它們落在這片貧瘠的高原上,自然條件雖苦,卻沒有忘記作為一棵樹的使命,努力生根發芽,不辜負每一滴雨露、每一縷陽光,還要時不時與嚴寒、大風、暴雪搏鬥。終於長成了一棵樹的樣子——西藏的樹。

西藏軍區大院裡,當年首批進藏的十八軍戰士栽種的左旋柳五株環抱,遒勁有力,一排排高大挺拔的白楊齊刷刷直刺蒼穹。

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
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

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68週年。當年,十八軍響應毛主席的號召,進藏先遣支隊『揹著公路進藏』,1951年7月25日離開昌都向拉薩進軍,經過邊壩、嘉黎、太昭,翻越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14座,闖過海拔6300米的東、西大雪山,一邊進軍,一邊修路,於當年9月9日進抵拉薩。

十八軍入藏,官兵們付出了多少?或許這組不完全統計資料可以告訴你:川藏線2000多公里,犧牲了官兵3000多人、藏漢民工1000多人,平均1公里犧牲2人。十八軍將士用自己的血肉之軀,爬冰臥雪,一點一點把川藏公路鋪到了拉薩。

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
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

據親歷者回憶:『寒風吹,冰雹打,所有人的臉都裂了口子,脫了皮,露著鮮肉,寒風一吹,比刀割還疼,有幾個月的時間,幾乎就沒人敢洗臉。』『在雪山上宿營,經常是第二天起床一看,白茫茫的一片,什麼也看不見,吹了起床號,大家才從雪堆裡爬出來,清點人數時,經常是少人,找到戰士夜裡睡覺的地方,才發現已經凍死在雪下面。有些戰士扛著炮,拿著槍,託著這些武器的手都凍壞了,下山後都需要截肢。』

築路,種樹,看似與行軍打仗不相干的兩件事,卻是十八軍將士無畏艱辛不怕犧牲精神的最直接體現——我站立的地方就是中國,不僅要守好每一寸國土,還要建設好每一寸國土;哪怕是自然條件再惡劣、再嚴酷,也磨滅不了子弟兵為西藏人民帶來和平解放,帶來幸福生活的決心與意志。

時光流淌,精神永存。從當年十八軍進藏到今天,千里邊防線已有5000多名英雄兒女化成了雕像,聳立在地球之巔。

但是,那些高懸於雲端的邊防哨所,很少有真正的樹。據說有個哨所的戰士下山以後,抱著見到的第一棵樹哇哇大哭。還有一個哨所,在多次嘗試種花種樹失敗以後,就買來了塑料『迎客鬆』。戰士們用水泥、臉盆澆築花盆,用鐵絲、鋼管固定樹幹,一棵棵『迎客鬆』如同執勤戰士屹立雪山,威嚴壯觀。

在被稱為『生命禁區』的地方,這以假當真的『綠色生命』給人無窮的震撼。在樹都種不活的地方,邊防軍人依舊站立得挺拔。仰望前輩的精神高地,西藏軍人用默默的堅持,踐行著守好腳下每一寸國土的誓言!

他們是誰?他們就是高原軍人

觸控羊卓雍措的深邃,仰望珠穆朗瑪的巍峨,守衛雪域高原的聖潔,他們用青春和雙腳丈量祖國的壯美山河。他們用常人的身板,用異於常人的意志,托起邊關藍天,守衛邊疆安寧。

他們是誰?他們就是高原軍人。

我在拉薩見到了有『邊防巡邏王』之稱的楊祥國和某炮兵旅女子戰炮班班長袁遠。

楊祥國清瘦、精神,像一棵深深紮根在高原的青松,穿罅穴縫、破石而出,堅強地立於岩石之上,雖歷風霜雨雪卻依然傲然挺立。

他在連隊160多公里的巡邏道上,10年往返60趟,行程兩萬餘公里,經歷47次生死考驗,用一串串堅毅的腳步踩實了祖國的邊防線。作為特殊邊防骨幹人才被破格提幹、從軍校深造歸來後,他續寫『巡邏王』的傳說,為部隊培養了一大批『邊防通』。

對此,他卻誠懇地說:『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沒什麼特殊的。巡邏執勤,把我們的國旗插在我們的邊境前沿上,為祖國守好每一寸國土,這本來就是一名邊防軍人的職責,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

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

袁遠不是網上照片中胖乎乎的小姑娘的樣子。她個子高高的,聲音清脆有力,眸子清亮有神,遠遠看去,一身綠色軍裝的她英姿颯爽,就像一棵挺拔的小白楊。

曾就讀於成都電子科技大學航空學院的袁遠,入伍後不僅在短時間內掌握了火控、電臺等多種裝備,還在與男兵同場考核的多個課目中拔得頭籌,成為全團首個列兵炮長。她帶領女兵班順利通過通訊組網、單裝操作等10項高難課目考核,獲得了新裝備操作資格證書。

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

2018年的一次實彈演習中,在海拔4500多米的高原地帶,從陣地展開到實彈裝填,從接受指令到解鎖擊發,最後對一百多公里外的目標進行齊射,女子炮兵班僅用時18分鐘,火箭彈準確命中了直徑30米的靶心。袁遠帶領女兵班,完美展現了中國女兵的風采。

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

採訪那天剛好是袁遠的生日——1月31日。我問剛剛23歲的袁遠,當兵以來可曾怕過什麼?她回答:『新兵打實彈的時候,我當然怕啊,我怕打不好,不過最後打了個滿貫齊射。我是整個遠火部隊單位打炮打得最多的一個炮長,現在我都習慣了,沒有什麼能讓女戰士害怕的了。』

西藏軍區某旅組織科幹事張鵬對我說,駐藏軍人是沒有家的。他是雙軍人家庭,他守在雪域高原,妻子則是守護『彩雲之南』的一位雲南邊防軍人。

他說,結婚了兩地分居,有孩子了卻不敢把孩子接到西藏來,一是海拔太高擔心孩子身體不能適應,二是擔心接下來教育上跟不上平原城市。聚少離多,回家像是串門。

他說,剛來的時候,還是20歲毛頭小子的他,也哭過。但是有一次升國旗的時候,他看著鮮紅的國旗冉冉升起,背後是銀白的雪山和湛藍的天空,那一瞬間,一種作為軍人、作為駐藏軍人的責任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那是一種我此前的人生裡沒有體會到的感受。像電視劇裡演的一樣,突然任督二脈就被打通了。』

西藏軍區某旅的一個領導幹部,跟我提到了一線邊防軍人的苦:『跟他們比,我不好意思說苦,那是一種我每次去檢查工作都忍不住流淚的苦。有一年,好不容易有個家屬上來哨卡探親,到了返回的日子卻遇上天氣突變、大雪封山,家裡有老人孩子等著,而且她自己也要上班,最後怎麼辦呢?派了剷車去開道,就這樣坐著剷車下了山。』

還有一個二十多年的老邊防,四川人,我讓他跟我講講故事。他百般推辭,說什麼也不肯講。最後我跟他保證我不會寫他的名字,他才同意給我『擺擺龍門陣』。

他說:『我給你講個真實的故事吧。你就寫有這麼一個人一個故事就行,瞭解我的人看到了,就知道說的是我了。』

他講的是17年前的春節,當時的女朋友坐著沒有暖氣、除了車喇叭不響哪裡都響的車上崗巴邊防營看他的故事。崗巴年平均氣溫零下4攝氏度,最低氣溫達零下40攝氏度,每年有200多天刮8級以上大風……醫學界認為,這裡不適合人類居住。

講著講著,他情緒激動起來:『現在看來,我這個男人真不靠譜!那輛車破的……送給你你都不要那種,直接可以賣廢品了。我有任務在身,又不能送她,只好託朋友找了一個修路工人當司機。天寒地凍,路又不好,不像現在都是修好的水泥路、柏油路,陡坡又多,你說我當時咋就放心呢我?按現在的話來說,我就是一個渣男!那時候還沒結婚呢,我就讓人家姑娘這麼作難。但是也沒辦法……唉!我當時就跟她說了,要做一個軍嫂,就是要比一般女人堅強勇敢。』

『那你們後來結婚了嗎?』

『結了啊!當然結了啊!人家這麼遠都跑來了!說來我真是對不起她,沒有辦婚禮,沒有彩禮,什麼都沒有,就這樣跟我過十幾年了。』

年輕的姑娘並沒有被嚇跑,成了他的妻子,現在他們的孩子都15歲了。

一個又一個故事裡,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西藏軍人,他們如同雪域高原上的樹一樣,堅忍不拔、默默無語、暗自芬芳。如果說西藏軍人是高大的白,那麼西藏軍嫂就是堅韌的紅柳,她們用自己柔弱的肩膀,幫丈夫撐起了『小家』,也撐起了『國家』。

編輯:柴瀟

編審:任旭

數位家庭综合网讯2019-02-10 17:10:00

本文『西藏軍人的奉獻,高原的樹知道』由數位家通作者上傳並發布,數位家通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數位家通網站本身的立場,文章作者享受版權未經作者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