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製衣廠月薪過萬卻招工難!為何工資高卻留不住人?

標籤: 低血壓 作者: 原創 2019-02-26 16:09:00

今晨,『製衣廠月薪過萬招工難』的話題被頂上微博熱搜。春節後,廣州製衣廠遇『招工難』。一名工廠老闆稱,廠裡最多曾有百名工人,現在不到30人,曾因人手不夠延誤了貨期。『現在工人挑工作,有時候藉口出去買瓶水,人就不見了。尤其是90後,想創業的心比較大,三點一線的生活難留人』。

廣州製衣廠月薪過萬卻招工難!為何工資高卻留不住人?

網路視訊截圖

相比近期公佈的『扎心』應屆大學生平均薪資,月薪過萬按理說應是很有吸引力的,但網友的評論也給出了招工難的原因。

目前正是春節後的招工了密集期,然而有媒體報道,從不少大型招聘會上得到的反饋來看,今年製造業、服務業卻面臨『招工荒』,情況甚至比以往更嚴峻。有浙江的企業主表示,今年招工『收成』少的可不是一點半點,甚至面臨『顆粒無收』的局面。

如今,製造業對於年輕人的吸引力已經越來越弱。一位製衣廠老闆說,現在來找工作的應聘者多為30至40歲,50歲以上的工人也並不罕見,『90後』應聘者卻少了很多。

那麼,一線員工,特別是年輕的一線員工,到底去了哪裡?

美團2018年釋出的《2018年外賣騎手群體研究報告》顯示,美團外賣騎手多處在青年階段,80、90後為騎手群體的中堅力量,佔比高達82%。值得注意的是,31%的騎手上一份工作正好是產業工人。

另一組資料顯示,2015年,美團外賣騎手人數僅為1.5萬人,但到了2018年第四季度,日均活躍騎手人數已接近60萬人,而餓了麼旗下蜂鳥騎手的註冊人數早已突破300萬人。

『年輕勞動力過去都在工廠裡扎堆,如今也持續為外賣行業輸送人員。』業內人士分析,這也成為當下製造業急缺一線員工的原因之一。

上班時間靈活、收入有保障、時間自由是他們選擇做外賣騎手的最重要原因,而這正是製造業工廠不能提供的。

報告顯示,自營騎手的收入最為可觀,收入多在6-8千。眾包騎手多采用靈活就業方式,騎手收入多在4千元以內,基本和從事的其他工作收入相當。

當然,最好的工作是『錢多、事少、離家近』。外賣騎手的工作為四五線城市提供了新的就業機會,不少年輕人因此不再外出打工。

此外,年輕人投身的新興服務業不只外賣騎手,還包括網約車司機、快遞等。《2018快遞員群體洞察報告》顯示,中國快遞員數量已經達到300萬,平均工資在6200元左右。從年齡來看,80後是快遞員大軍的主力,90後緊隨其後且佔比提升顯著,總體呈現年輕化的趨勢。

有媒體指出,年輕人變了,我們的企業工廠也應跟著變,如此方能從如火如荼的外賣行業中『搶回』年輕人。首先,要靠待遇來吸引年輕人。工廠要想真正贏得年輕人的青睞,就必須改變待遇低、強度高、保障少的現狀,讓他們有足夠的獲得感。其次,工廠要改變把工人當『機器』看的理念。另外,工廠企業還可以採取『換位』手段,來解決年輕勞動力缺乏的問題。

延伸閱讀:

裁員潮VS招聘難,你敢隨便跳槽嗎?

春節過後,招聘市場火爆異常,求職難和招工難現象依然並存。

跳槽遇到企業裁員潮

27歲的馮小跳從人才招聘市場走出來,臉上沒有半點表情——顯然,他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據馮小跳介紹,他原來在某工廠上班,月薪7000元,現在準備換個月薪差不多的銷售崗。『工廠沒啥技術含量,選擇銷售是經過我深思熟慮的,一個是來錢快,另外一個是積累人脈。』馮小跳說。

『銷售崗位不少,主要是薪資給的太少。』馮小跳說,『五千元月薪,在北京基本活不下去,租個房就得多少錢?』

中新網記者近日在北京人才市場走訪觀察發現,銷售崗位無責底薪普遍在四五千元。

春節過後,像馮小跳這樣的人都在忙碌地找工作。獵聘報告顯示,2019年春節開工10天內,全行業人才簡歷投遞活躍人數比去年開工10天增長22.99%,比節前激增119.34%。

但找到一份心儀的工作並不容易,最近一個星期,我們搜尋指數顯示,搜尋『找工作』的人次是歷年的10倍左右,求職激烈程度可見一斑。

據人社部資料顯示,2019年,高校畢業生數量達到834萬,再創歷史新高;全年需要在城鎮就業的新成長勞動力也仍然保持在1500萬人以上。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在1月份一次釋出會上表示,2019年,中國就業總量壓力不減。

在求職競爭激烈的同時,部分企業還開啟了裁員模式,尤其是網際網路行業。

據不完全統計,最近一段時間,滴滴、京東等均釋出了裁員計劃。還有一些嘴上說不裁員,但身體卻很誠實,所用變相裁員方法五花八門,無所不用其極。

例如便利蜂的考數學題目,不合格者走人;有讚的強制996;易到的回家上班,暫停發績效;人人車的強制員工變成公司『合夥人』,要求購買公司二手車。

企業月薪上萬招不來人

不太容易理解的是,一方面是求職難,另一方面是企業在招聘上也頭疼,難以招到合適的人。

某報社主編顧曉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稱,『月薪1-2萬元,從年後就開始招酒旅方面的記者,到現在竟然還沒有找到合適的,這本來是HR的活,現在已成主編一項硬性任務。』

近日,記者走訪北京某人才招聘市場發現,求職者人不少,但一上午下來,收到個位數簡歷的招聘攤比比皆是。『沒有工作經驗也行』、『沒帶簡歷?沒事兒,你坐下填寫一份就成』。求職者在這裡感覺有點像甲方,瞧不上眼兒的工作連簡歷都吝嗇給。

那些電視劇上的『因為沒帶簡歷』、『因為沒撿地上的紙團』、『因為衣著沒有精心準備』而被淘汰的橋段在這裡統統不存在,這裡只有兩個關鍵問題,就是能不能勝任工作?要多少錢?

同樣的招工難情況發生在廣州,據央視報道,在這個一線城市中,月薪7000元,包吃包住,企業還招不到人。

大部分供求矛盾出現在薪水上。人才市場上,某地產公司負責招聘的工作人員告訴中新網記者,其實月薪幾萬元的高階管理職位容易招人,反而基礎性的工作不太容易招到人,比如倉儲物資管理、水電技工等,主要還是因為給的薪水低。

『雖然我們單位在北京,但管吃管住,我準備過兩天去河北看看,那邊的人可能期望薪水低點。』該地產公司的工作人員一上午才收到了3份簡歷。

多個招聘平臺釋出的報告顯示,同一崗位,一般求職者薪水期望薪資普遍要比企業給出的薪資高出兩三千元,更高者期望薪資翻倍。例如,58同城釋出的報告顯示,月收入8000-10000元的求職者期望薪資漲幅為23.4%。

現實薪資和期望薪資對不上號,是人才供需出現矛盾的一個縮影。『求職者認為‘該給這麼多錢,否則活不下去’,而企業認為‘該工作含金量沒那麼高’。』

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稱,中國就業的結構性矛盾更加突出,部分地區、部分行業、部分群體的就業壓力比較大。

廣東省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彭澎認為,對於勞動密集型製造業來說,第一,要麼你就搞智慧化、自動化,用機器替代工人;要麼通過企業效益的提升,能夠負擔起一線工人的相關待遇。

『北上廣留不下,我回去了』

還有一部分求職的人不是被工作打敗的,是被房子打敗的。『有工作的地方沒有房,有房的地方沒有工作』是這部分人的真實寫照。

『我決定了,這次一定要回去。』有過逃離北上廣經歷的『80後』魯廣這次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不回去不行,孩子3歲了要上幼兒園,家裡老人歲數大了,也不能來北京照顧孩子。再說,北京的私立幼兒園便宜的一個月四千元,我也負擔不起。』

其實,從經濟角度上考慮,返鄉就業未必是最壞的打算。『城市一張床,家鄉一套房』,利用城市之間的房價差,部分返鄉擇業人員返鄉後過起了『土豪』般的生活。

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你看我深圳一套房子,賣掉後到手450萬元,回成都買了150平的大房子,這麼大的房子在深圳時連想都不敢想,還開起了一個火鍋店,工作也解決了。』在今日頭條上,有網友晒出自己的『小確幸』。

這樣的人正在增加,近日58同城招聘釋出的一份報告顯示,在換城市工作的人群中,30.4%職場人春節後選擇回家鄉發展。其中,78.6%是為了回家照顧父母。

當下,80後、90後獨生子女已成為職場主力,基於家庭因素的考慮,部分職場人選擇返鄉就業,而離家人朋友近、教育成本低、生活壓力小也是這些職場人選擇返鄉的原因。

拿了年終獎,過完春節後,在新一年的跳槽季,你想過跳槽嗎?敢跳嗎?

來源:北晚新視覺綜合 中國商網 環球網

流程編輯:TF021

數位家庭综合网讯2019-02-26 16:09:00

本文『廣州製衣廠月薪過萬卻招工難!為何工資高卻留不住人?』由數位家通作者上傳並發布,數位家通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數位家通網站本身的立場,文章作者享受版權未經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 www.dig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