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版權黑洞 淨化經濟環境

標籤: 求職技巧 作者: 英文合同稽核技巧 2019-04-16 09:28:00

黑洞在普通大眾的意識中只是一個遙遠的天文學概念,除了專業的天文工作者,大多數人沒有機會一睹黑洞的真容,直至2019年初,一張黑洞的模糊照片引發了全球的矚目,那個傳說中威力巨大並且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其真面目被通過網路傳播迅速地呈現在全球70多億人的面前。網路傳播的速度就是光傳播的速度,從美國科學家釋出黑洞的照片,短短的幾天,黑洞的照片已經被無數人瀏覽、傳閱、轉發和分享,而遠在地球的另一端,與黑洞同時引起廣大群眾關注的還有一種與黑洞類似的生存業態。以視覺中國為代表的一系列從事營利性業務的公司,打著保護版權和保護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的幌子,背地裡卻幹著攫取免費資源,私自打上自己的標識,向不知情的使用者敲詐勒索,大肆斂財的勾當。最具諷刺意味的是,視覺中國引起公眾關注就是因為一張黑洞的照片,而視覺中國的盈利模式卻非常具有諷刺意味地與黑洞的執行方式具有驚人的相似性,即吞噬一切,無論是網路上標註了著作權人的作品還是網路上的免費資源,其他企業的logo,知名建築物的圖片,甚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旗和國徽都被打上視覺中國的標識,成為視覺中國斂財的工具。之所以將視覺中國此類公司的經營方式稱之為一種業態,其原因在於目前從事此類業務的公司不止一家,除了視覺中國,還有河圖創意、華蓋中國等。正如宇宙中不止一個黑洞一樣,上述這些公司也都在所謂的『版權保護』領域經營的風生水起,大量的公司都曾經接到過上述公司的律師函,大量的訴訟也由此引發。廣大群眾和公司經營者對於此類『黑洞』公司的積怨和憤怒終於彙集成網路上強大的力量,而對於這種『釣魚』式索賠的合法性也是法律工作者一直關注的焦點。

打擊版權黑洞 淨化經濟環境黑洞照片

縱觀此類『黑洞』公司的營利方式,可以看出其中的相似性,即先通過各種渠道獲取各類圖片資源,無論其是否屬於特定的著作權人,比如前文提到的黑洞照片,還有其他公司的logo,甚至我國的國旗和國徽;在獲取了上述圖片資源之後,擅自打上自己的標記,然後就尋找使用此類圖片的公司,向其發出律師函以起訴向要挾,要求被害公司支付高額圖片使用費用,後者被迫從此類公司購買相簿,從而達到斂財的不法目的。這種攫取免費資源-私自加標-以訴訟威脅獲取利益的營利方式似乎與目前流行的『軟暴力』具有極高的相似性,表面上看是維護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但實際上由於著作權人並未委託此類的『黑洞』公司維護權益,且打著維護著作權名義榨取的費是否真正支付給了著作權人亦不得而知,故這種斂財方式涉嫌違法犯罪。舉一個通俗的例子,在公共使用的道路上私自設卡,以威脅等暴力方式收取過路費的在法律上定性為搶劫,而將此類的關卡偽裝成收費站,騙取過路司機繳費的則涉嫌詐騙。視覺中國、河圖軟體、華蓋中國等公司將網上的免費資源偽裝成其擁有著作權的圖片,並通過威脅訴訟等方式向受害公司敲詐錢財的方式符合我國刑法上詐騙罪和敲詐勒索罪的構成要件,對於此類行為筆者建議有關檢察機關予以重視,並應進行調查。

對於那些存在明確的著作權人的圖片作品,視覺中國、河圖創意等公司就有權打著維護作者著作權的名義向使用者收取費用了嗎?答案自然是否定的!2004年12月28日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頒佈的,2005年3月1日起施行的《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對於以集體方式維護著作權的主體和維權方式都進行了明確的規定,其中的重點規定如下:

本《條例》所稱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應當是:『為權利人的利益依法設立,根據權利人的授權、對權利人的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進行集體管理的社會團體』。『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應當依照有關社會團體登記管理的行政法規和本條例的規定進行登記並開展活動。』(《條例》第三條); 『除依照本條例規定設立的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外,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從事著作權集體管理活動。』(《條例》第6條); 『申請人應當自國務院著作權管理部門發給著作權集體管理許可證之日起30日內,依照有關社會團體登記管理的行政法規到國務院民政部門辦理登記手續。』(《條例第10條); 『權利人和使用者以外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有違反本條例規定的行為的,可以向國務院著作權管理部門舉報。 』(《條例》第35條); 『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從事營利性經營活動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依法予以取締,沒收違法所得;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條例》第42條)。(《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全文連結:http://www.sipo.gov.cn/zcfg/zcfgflfg/flfgbq/xzfg_bq/1063538.htm)

從上述《條例》來看,視覺中國、河圖創意等目前採取的營利方式符合著作權集體維權的所有特性,但是卻未按照《條例》的規定進行社會團體的登記,其主體不合法,存在違法甚至犯罪的嫌疑。縱容此類智慧財產權『黑洞』公司長期存在,也凸顯知識和產權監管部門還需要進一步加強工作、嚴格執法,目前的智慧財產權維權大環境亟需整頓和淨化。

除了上述涉嫌違法犯罪的問題之外,視覺中國本身在經營過程中也存在一定的違法行為,例如其在圖示上使用的商標和標識就存在違法問題。

經過筆者查詢中國智慧財產權局商標局和中國商標網官網,根據不完全統計,視覺(中國)文化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曾經於2015年6月29日在國際分類第9、16、35、38、41和42類上申請『視覺中國』註冊商標,具體查詢結果見下圖:

打擊版權黑洞 淨化經濟環境視覺中國商標申請

所有上述已提交的註冊商標申請均被商標局駁回或不予受理:

打擊版權黑洞 淨化經濟環境

究其原因,無外乎視覺中國在申請商標時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的規定。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條的規定:

下列標誌不得作為商標使用:

(一) 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名稱、國旗、國徽、國歌、軍旗、軍徽、軍歌、勳章等相同或者近似的,以及同央國家機關的名稱、標誌、所在地特定地點的名稱或者標誌性建築物的名稱、圖形相同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全文連結:gkml.saic.gov.cn/nsjg/tssps/201903/t20190311_291862.html)

依據上述法律的明確規定,『中國』一詞不得以任何形式作為商標使用,更不用說通過商標局申請為註冊商標使用了。在其網站的圖片中使用『視覺中國』作為商標,或者變相作為商標使用的,本身就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的禁止性規定,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作為一家標榜常年從事智慧財產權業務的公司,如果不是出於無知和無畏,那就是對我國法律赤露露的踐踏了。

長期以來,我國針對黑惡勢力的執法方針為:除惡務盡。在遭受多年的版權欺詐和釣魚式維權之後,廣大受害公司企業已經無法再忍受此類無恥欺詐行為的繼續存在了,筆者在此呼籲各界人士攜起手來,將此類干擾市場經濟秩序,採用軟暴力方式斂財的黑洞公司一網打盡,除了視覺中國,還有河圖創意、華蓋中國等經營同類型業務的公司,也應該收到法律應有的懲罰。保護智慧財產權是我國的法律規定和長期國策,但是對於著作權的保護絕不應當成為少數人斂財和欺詐的工具。在目前全國掃黑除惡的大形勢下,除了對傳統上殺人越貨欺行霸市的黑惡分子展開雷霆般打擊的同時,也應當警惕黑惡勢力的變種和演化,對於所有采用各型別暴力方式擾亂市場經濟秩序,阻礙經濟發展的其他黑惡分子應當一併打擊,徹底消滅,這樣才能維護經濟的健康發展,提高國家的經濟實力和人民群眾的幸福感。

數位家庭综合网讯2019-04-16 09:28:00

本文『打擊版權黑洞 淨化經濟環境』由數位家通作者上傳並發布,數位家通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數位家通網站本身的立場,文章作者享受版權未經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 www.dig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