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

標籤:低血壓作者:2019-02-24 19:14:00

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

2019年2月24,廣州鷺江運動場,招工者忙著招聘,他們或是老闆,或是老闆派來的員工,一天招不到人,廠子一天就沒法正常生產。正月,很多務工人員還在老家,缺人是普遍情況。元宵節前後,因為規律性用工荒,廣州海珠區等城中村製衣廠又開始了一年一度的節後集中招工。與往年不同,鷺江村今年則設定專門的場地,在鷺江運動場內集中招聘。圖為招工現場。

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

上午9點,偌大的運動場已經擺滿了攤位。與前幾日相似,今天前來應徵的人依然寥寥無幾,現場招聘人員和應聘者的人數比例達到10:1,用工缺口較大。圖為招工現場。

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

來自安徽的徐先生已經在廠裡做了一年,今天幫老闆出來找車工。說起招工價格,徐先生倒是很直率,『今年和去年差不多,別人沒給我們漲,我們怎麼給別人漲』。他的廠子開出的薪酬其實也不錯,一般一個月勤快點的,可以達到1萬至1.2萬元。即便這樣,招工還是不太理想。這幾天有好幾個過來,只是問問,就走了。徐先生也覺得苦惱,『可能還是價錢原因吧』。圖為招工現場。

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

徐先生的案例並不特殊,李女士今天同樣不開心。來自湖北的李女士今天一大早到達鷺江運動場,幫老闆招車位工。她說,廠裡所做的衣服工藝其實比較簡單,給工人價格也不低,就是很少人願意去做:『今年的情況,好像應聘的比較少,現在一點收穫都沒有』。現場一位抱著小孩的大叔稱,兒子是製衣廠老闆,今年廠裡也缺工,招人不順利,因為製衣很辛苦一般人做不長。圖為招工現場。

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

運動場內,堅持天天來的招聘者,都在發愁。他們的製衣廠或大或小,缺人是一致的。車位、裁床、尾部、雜工,種類都有,包吃住是開出的基本條件。對於老闆們來說,長工臨工都是急需,尤其是當下。記者注意到,雙方談不談的成,都是極短時間內。時間不等人,一旦談妥,老闆立刻拉著應聘者就走。無論他們所說的價格具體是多少,反正肯定是雙方都比較滿意。圖為招工現場。

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

據悉,製衣招工薪資方面,月薪上萬的當然為數不少,不過前提是勤快。製衣廠基本都是計件,有保底的不多。計件的意思,就是每個人的薪資差別不小。以熟練程度不同,每天完成不同的件數就決定錢的多少。圖為招工現場。

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

一家制衣廠的陳先生現在也還沒招夠工人。他說,做西裝單價在20-30元之間,一般工人平均日薪400-500元左右。據瞭解,西裝單價算是最高的一種。其他如襯衣、裙子等,有的單價是個位數。圖為招工現場。

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

白馬檔口的姜先生還是有點挑。他堅持要長工,而且小黑板上寫明,車位多名、夫妻優先。『我們的員工宿舍都是夫妻,因為兩夫妻工作穩定,比較少考慮單身的、年輕的』。姜先生稱,一般情況下,夫妻倆月薪能到2萬左右。圖為招工現場。

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

據現場一位老闆介紹,他需要做襯衣的車位工和尾貨打包工,車位工一件襯衣五六塊錢,包吃住,熟手一天可以做七八十塊,一般工作時間從早上11:30到晚上23:00。他說,尾貨打包工按行情是四五千一個月。圖為招工現場。

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

王通(化名)是一名應聘者,來自湖北,是個標準的90後,在招工現場,他顯得並不著急。小夥子說,他零工、長工都做,西裝、襯衣、褲子,只要是服裝類,都可以勝任。他所期望的,月薪能達到八九千即可。王通認為,這個行業真的辛苦,早上8、9點開工,到晚上有時候12點,一天超過10個小時,年輕人也會覺得累。『現在是找工作好找,但是找好廠不是很好找』,一名求職者說。圖為招工現場。

數位家庭综合网讯2019-02-24 19:14:00

本文『製衣廠節後又遇用工荒,老闆舉牌好幾天,月薪一萬招不到人』由數位家通作者上傳並發布,數位家通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數位家通網站本身的立場,文章作者享受版權未經作者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