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量私募維權困境:資管新規能否成為逃避履責的藉口

手抽筋2019-05-24 14:22:00

存量私募維權困境:資管新規能否成為逃避履責的藉口

投稿來源:十字財經

從2015年成立到今年2月因“異常經營”在基金業協會登出資格,北京大白匯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文簡稱“大白匯財”)的經營週期不過短短四年。

然而登出資格並沒有成為故事的結束。這家註冊資金5億的私募機構,在發行了約30只基金產品之後,留下了一地雞毛和陷入維權困局的投資者。

近日,其管理的“大白南孚電池定增專項基金”再次遭遇投資人維權聲討。2015年,大白匯財發行了該產品,並與投資者們簽訂了回購函,承諾以差額補償的方式保障投資資本金年化10%的差額補償及資本金安全。而2018年底,三年的封閉期已過,大白匯財以“2018年4月27日落地的資管新規禁止金融機構承諾保本保收益”為理由,拒絕回購。

然而,多位資深法律人士評價稱,資管新規無法成為其逃避履責的“籌碼”:“歷史回購協議不受資管新規阻斷。而資管新規的生效時間確實在大白匯財與投資者簽署合同之後,因此,2015年簽訂的回購協議理論仍然應當具有法律效力。”

01

事件回溯

2015年12月,北京大白匯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作為“大白南孚電池定增專項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對外募集資金以認購亞錦科技新三板定增,中信證券為基金託管人。

而作為南孚電池的重要股東,鼎暉投資的身影也出現在了產品合同中。合同顯示,鼎暉一方面通過99.8%控股新三板掛牌公司亞錦科技(830806)間接持有南孚電池60%股份,另一方面則直接持有了南孚電池24.306%的股份。鼎暉投資計劃於2016年2月啟動亞錦科技定增,募集資金購買鼎暉投資持有的南孚電池剩餘24.306%的股份,後期逐步將南孚電池全部股權置入亞錦科技,並於2017年啟動A股上市。

根據發行方案,亞錦科技定製的發行價格為每股2.5元,計劃發行18億股,募集資金45億元,不過根據公開資訊的披露,亞錦科技最終僅發行11.05億股,募集資金27.63億元。

南孚電池的借殼上市一度被市場看好。然而,承載著投資人期望的亞錦科技卻一路下跌,截至2018年12月29日,股價跌至每股1.18元,虧損高達52.8%。

值得一提的是,在簽訂基金合的同時,大白匯財還與投資者簽訂了一份差額補償回購函,承諾如果在封閉期滿退出專案時,投資人取得的全部收益低於投資本金,那麼大白匯財將支付投資本金加年化10%的差額補償,並需要在2個月內完成資金支付。

然而投資人邱女士表示,大白匯財與其簽訂了期滿2年,按10%年化收益回購的回購協議,但期滿後至今,她與朱寶多次協商,均沒有履行回購。

另有投資人稱,大白匯財實控人曾向投資人表示回購協議簽署背後,是鼎暉與大白簽署了回購協議。但截至發稿,十字財經尚未求證到這一資訊。

存量私募維權困境:資管新規能否成為逃避履責的藉口

(大白匯財與投資者簽訂回購協議)

如今,三年的封閉期已到,面對鉅額虧損,投資者要求大白匯財履行回購承諾,然而大白匯財以2018年4月27日落地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銀髮〔2018〕106號,下稱“資管新規“)為由,拒絕履行承諾。資管新規規定“資產管理業務是金融機構的表外業務,金融機構開展資產管理業務時不得承諾保本保收益。出現兌付困難時,金融機構不得以任何形式墊資兌付。”為藉口,多次拒絕投資人的回購要求。

根據天眼查資料顯示,大白設立的涉及該次南孚電池定增專案的基金共有三支,目前仍顯示正在運作。

存量私募維權困境:資管新規能否成為逃避履責的藉口

(來源:天眼查)

事實上,大白匯財並非是第一次捲入維權糾紛。

此前,私募投資機構龍樹資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曾釋出公告,稱其認購的“順豐定增專項基金”遭挪用,而該基金的管理人正是大白匯財。根據公告,2016年11月,龍樹資本認購了大白匯財作為管理人募集設立的“順豐定增專項基金”,根據合同約定,基金的投資標的為順豐定增專案(002352),但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大白匯財卻使用部分資金購買包括ST股票在內的二級市場上市股票,以至於產生鉅額虧損,最終僅有一半募集資金投入到順豐定增專案中。

存量私募維權困境:資管新規能否成為逃避履責的藉口

(龍樹資本相關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龍樹資本管理股份認購的“順豐定增專項基金”在內,同一時期設立的“大白順豐系”私募基金亦有七隻。

02

回購協議是否有效?

迴歸此次維權爭辯的本身,得一提的是,回購協議明確其履行回購,不得以任何做抗辯、抵消或者扣減請求,而大白匯財及當時的實控人朱寶多次進行抗辯,其中主要理由即為“2018年4月證監會的資管新規禁止金融機構為理財產品進行擔保“。

那麼這一理由是否真的能夠使回購協議失效呢?

對此,金誠同達合夥人彭凱律師評價,從邏輯上而言,如果因為18年的新規出臺,就將15年的協議無效化,那麼歷史上所有同類的回購協議,無論是否已履行承諾完成回購,都將無效化,而這將造成極大混亂。

“依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合同無效的法定情形,在這種情況下可能觸及回購協議效率的是‘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這一條。但首先,常規意義上的“法規”是指國務院制定頒佈的行政法規,而資管新規是由四部委釋出的,應屬於部門規章而非這一範疇。與此同時,資管新規中對於去剛兌的條款,並非嚴格意義上的‘效力性強制性規定’而應認定為一種管理性強制規定”金誠同達合夥人彭凱律師告訴十字財經,“最後,資管新規的生效時間確實是在15年合同簽署之後,而司法裁判很大程度上需要考慮社會影響,且“法不溯及既往”為一般法理,故不可能僅僅因為資管新規中去剛兌的條款而判定歷史回購協議無效。因此,歷史回購協議理論上不受資管新規阻斷,仍然具有法律效力。””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資料顯示,北京大白匯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15年,曾是北京紫懿投資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註冊資本5億元,主要經營範圍是投資管理、專案投資、投資諮詢等。2018年7月6日,其主要股東朱寶及紫懿(北京)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轉讓了股權,退出公司,法定代表人亦由朱寶變更為陳帥。朱寶在離開大白匯財後成立了江蘇中儒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天眼查資訊顯示,該公司註冊資本10億,主要經營範圍是實業投資、股權投資、投資諮詢等。

讓投資人頗感不忿的是,朱寶成功甩手大白匯財回購責任的同時,卻以中儒控股的名義參與到慈善捐款活動之中。

存量私募維權困境:資管新規能否成為逃避履責的藉口

(據鳳凰網報道,2018年8月,鍾乳集團為南京師範大學灌雲附中捐款1000萬。)

而大白匯財已於2019年2月28日因“異常經營”被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登出,而據天眼查顯示,大白匯財目前正在運作的主要基金尚有三十隻。 與此同時,2019年4月26日,大白匯財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而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強制執行(案號(2019)京01執486號)。

存量私募維權困境:資管新規能否成為逃避履責的藉口

(來源:天眼查)

對此,彭凱分析認為,法定代表人變更、管理人資格登出都不會滅失。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阿图姆综合网讯2019-05-24 14:22:00

本文由阿图姆作者上傳並發布,阿图姆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阿图姆立場。未經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设为首页© Digfamily 使用大陸之窗前必读 意见反馈 京ICP证030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