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雪中悍刀行魔頭,百年前弒殺成性,百年後心懷天下,為義而戰

標籤: 國學 作者: 歷史國學教堂 2019-10-04 07:41:00

世上最令人感動的有太多太多,可唯有『浪子回頭金不換』總會顯得尤為突出。每個人在人生不同階段的時候都做出不同的選擇,可能在此過程中都會因對世界的誤解而犯錯,可只要最後可以幡然醒悟得以改正,總會是讓人欣慰的。

他是雪中悍刀行魔頭,百年前弒殺成性,百年後心懷天下,為義而戰

在雪中悍刀行中就有這麼一個人,他乃百年前天下第一,可卻因自己的執念成為了天下第一大魔頭,一頓為非作歹,胡亂弒殺後最終被封印住。所幸百年後他再次甦醒之時,已從渾渾噩噩中頓悟,願為天下蒼生,為義而戰。

百年之前,他乃是天下大派逐鹿山之主,曾攜手一男一女兩位好友遊歷江湖,他內心深愛著那位女子,可女子卻傾心那個叫趙黃巢的俊逸公子哥,但他對此並不介意,三人同行,有他們兩人,天下何處他們去不得?

『襄王有夢,神女無心』他可以無所謂,可當他出關之後,聽聞那叫趙黃巢的男子殺害了自己心儀的女子後,他默然下山揹她回山,替其收屍,隨後殺了無數沽名釣譽的江湖名宿,殺了無數位高權重的王公名卿,一時之間成為天下聞名的大魔頭。

他是雪中悍刀行魔頭,百年前弒殺成性,百年後心懷天下,為義而戰

當年他大開殺戒,在朝野上下勢如破竹,又是趙黃巢半懇請半強迫龍虎山天師府真人,擺下醮壇,請下三位近代祖師爺以萬里天雷釘殺他這個魔頭,雖未將其殺掉,卻也成功讓這位魔教教主沉寂百年。

百年之後,他終於再次甦醒,一路瘋瘋癲癲往他熟悉之地奔去,期間兩禪寺李當心攔過路,白衣洛陽攔過路,龍虎山初代祖師爺轉世的趙凝神攔過路,武當掌門李玉斧攔過路,無數江湖頂尖豪傑都攔阻過,最後他被武當劍神王小屏攔住。

那一年,一道士和一和尚隱居於山野民間,他這個名叫劉松濤的和尚雖仍是渾渾噩噩,可逐漸也恢復了意識,這無疑是那武當劍神的功勞,二人在此地和村民百姓其樂融融的生活在一起。

他是雪中悍刀行魔頭,百年前弒殺成性,百年後心懷天下,為義而戰

那一年,王仙芝下武帝城,先有神似曾經那個她的紫衣女子攔路,其後王小屏也要下山一攔。尤記之前武當劍神曾託人去集市上買來的潔淨衣衫,素來不苟言笑的他還破例對自己笑言,這就當收屍的工錢了,不用還。

那一日,紫衣女子戰敗,武當劍神劍碎人去,他脫下那破敗的袈裟,換上甚為珍貴的潔淨衣衫,隨後一葦下江。遙想當年那女子,遙想當年那道人的道貌岸然,在看如今這道人的超凡脫俗,可珍貴者已逝去,他怎可不為他收屍,送上一送。

那一日,劉松濤望著那個是她又不是她的紫衣女子,淚流不止。想要拉他卻最後還是緩緩縮回手,在江水上蜻蜓點水,放聲大笑高歌。

他是雪中悍刀行魔頭,百年前弒殺成性,百年後心懷天下,為義而戰

天地無用,不入我眼。日月無用,不可同在。崑崙無用,不來就我。惻隱無用,道貌岸然。清淨無用,兩袖空空。大疆無用,東去不返。風雪無用,不能飽暖。青草無用,一歲枯。因果無用,皆是定數。江湖無用,兩兩相忘。參禪無用,成什麼佛?

劉松濤似佛家低首吟唱,似狂人擊缶悲歌,掠至岸邊,低頭凝視著那位笑而赴死的武當劍痴,斂去那份我觀天下目中無人的跋扈,嘴脣微動,雙手合十,為這名劍士誦經送行。

那一日,王仙芝對他說道:『今非昔比,百年前的江湖,劉松濤可以做那當之無愧的第人,百年後,不說某人的劍道,在世的鄧太阿劍術,都比你略勝一籌。你真要攔我?劉松濤聽見後只是淡然笑道:"江山江湖兩相宜,代代新人新氣象,不是好事嗎?』

他是雪中悍刀行魔頭,百年前弒殺成性,百年後心懷天下,為義而戰

那一日,劉松濤其實內心對王仙芝這個後起之秀甚為欣賞,所以先是與之講道理,認為江湖中人不應該插手廟堂之事,他最後說道:『你就不擔心一旦北莽鐵騎撞破西北大門,大舉闖入中原,就算只有十年遍地狼煙,要死多少人?不會比春秋大戰少太多』誰知王仙芝只是平淡道:『天下分合,與我何關?

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說到此處已然無需再多言。劉松濤雙手合十,默然自語道:『藏身爛陀山得以苟活,百年後再見心中所思之人。劉松濤是時候心懷虔誠,為佛門正統敬上一炷香了。』

那一刻,尊尊菩薩法相從雲霄轟然落下,這便是劉松濤的落劍式,敬上一炷香,落下菩薩劍。王小屏一劍之後還有劉松濤一劍,劍仙又劍仙。漫天大佛菩薩的莊嚴法相,降落人間不停休。

他是雪中悍刀行魔頭,百年前弒殺成性,百年後心懷天下,為義而戰

那一刻,天地間金光四溢,熒光流彩,宛如置身彼岸佛國。百年前的江湖第一人,遇上當世更為超然的第一人,這傾力一戰波瀾壯闊的巨集偉境界,的確做到了古書無記載今人無法想象的地步!

然而,江山代代人才出,江湖同樣是一代新人換舊人,王仙芝三擊過後,遠處的四尊菩薩法相化作人間螢火,緩緩升空,復歸於天。王仙芝對攔路人冷漠說道:『我只是個眼中只有江湖的老匹夫。』

劉松濤聽見後平靜說道:"你覺得天下興亡,那是君王公卿跟讀書人該挑的擔子,他們做得好,太平盛世,承擔不起,亂世人不如狗,反正你王仙芝只挑武道的擔子。可你有所想,我亦有所思。說到底,就是道不同,故而所謀不同。』

他是雪中悍刀行魔頭,百年前弒殺成性,百年後心懷天下,為義而戰

劉松濤接著說道:『離陽北莽兩朝為了嬴得天下,缺軍餉缺銀子,就要打著各式各樣的旗號滅佛,讓道士封了兩禪寺的山門不說,毀寺毀經更是無數,這還不止,更要竭力剷斷佛門的傳,劉松濤偏要在此時此地,給佛門續一炷香!非是我劉松濤要獻媚於北涼那位年輕藩王,而是要為佛門盡一點綿薄之力,儘量護住最後一方淨土,能多一寸是寸,哪怕只是讓一名僧人有立錐之地,也是好事。』

這一日,王仙芝心中堅定,不想與之多言,只是說道『我還得趕路,不想跟你磨嘴皮子。你繼續攔?還是不攔?』劉松濤側過身伸出一手道:"逐鹿山劉松濤既然再無所求,已然放下。何況脫了袈裟也不意味著就不是和尚了,暫時還不能死。』王仙芝聽見後默不作聲,跟劉松濤擦肩而過。

他是雪中悍刀行魔頭,百年前弒殺成性,百年後心懷天下,為義而戰

後一刻,劉松濤走到廣陵江岸邊一處,清洗完身上的血跡之後,抱起道不同卻可以與之為謀的王小屏,他要為這難得亦真正的好友收屍,最後送他一送。同樣希望他所護著的那個人,最後可以憑藉高樹露的體魄、武當劍神的桃木劍、自己的那點佛門氣數與那鎮壓江湖的老匹夫有一戰的資格。

都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然而可恨和可憐之人的背後也有著不為人知的迫不得已,尤其是在江湖之中,劉松濤百年前一心真誠待人,誰又想到會換來無情的背叛。他百年後重出江湖,誰又想到會得到難能可貴的友情?

世事無常,做任何事情但求無愧於心,即使世上最難看懂是人心,然而真誠待人,以心換心依舊是從古至今不變的真理。也許機率微乎其微,可但凡有那麼一份小幸運,何嘗不是人生最大的幸事!

他是雪中悍刀行魔頭,百年前弒殺成性,百年後心懷天下,為義而戰

單選|各位雪友們,你們也曾如劉松濤那般被好友出賣過嗎?

沒有
有的
經常
開啟我們APP進行投票

數位家庭综合网讯2019-10-04 07:41:00

本文『他是雪中悍刀行魔頭,百年前弒殺成性,百年後心懷天下,為義而戰』由數位家通作者上傳並發布,數位家通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數位家通網站本身的立場,文章作者享受版權未經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 www.dig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