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過萬招工難 用工方和打工者都有話要說……

標籤:低血壓作者:2019-02-26 21:39:00

眼看要出正月了,打工一族又開始了新一年的奔波。但近來媒體頻頻報道,一些用工大省正遭遇招工難。一製衣廠老闆的經歷就頗具代表性:高峰時廠裡有上百名工人,而今只剩不到30人,一度因為人手不夠而延誤了貨期。

月薪過萬招工難 用工方和打工者都有話要說……

宋溪製圖

至於其中原因,他認為『現在工人挑工作,有時候藉口出去買瓶水,人就不見了。尤其是90後,想創業的心比較大,三點一線的生活很難留人』。

一頭是求職難,一頭是招工難,兩相對比引人思考:勞動力的供需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實際上,『抱著水缸喊渴』的現象在近幾年反覆出現,這背後存在著複雜的現實因素以及深刻的社會變革,需要我們層層剝繭。

首先,不同年齡段的境遇是不同的。多數用工企業都會在招聘啟事中設定諸如『18到45週歲』這樣的年齡關卡。大量『50後』『60後』是務農的一把好手,幹活實在、任勞任怨,但外出打工常因年齡大、技能少而被拒之門外。一個46歲的打工者就抱怨,『在家裡挑著100多斤的稻穀,走起路來還能像風一樣呢,到了這裡怎麼就不受人待見了?』

相比之下,『80後』『90後』年富力強,正是招工的重點物件。從工廠開出的條件看,大多包吃包住,8小時工作制,加班有額外工資,月薪甚至可達上萬元。乍聽起來,這樣的待遇並不算低。而之所以留不住人,用工方與打工者各執一詞。

在工廠老闆看來,現在的小年輕眼高手低,幹活不靠譜,要求卻一堆;而不少打工者『吐槽』,實際工作情況往往和承諾落差巨大,吃住條件太差,日常管理苛刻,工作生活單調,機器一般的生活著實讓人難以堅持。

也就是說,當前求職難與招工難並存的怪象中,至少存在年齡與訴求兩大方面的供需不匹配。再往深處看,這實為勞動力群體迭代的真實反映。

『50後』『60後』屬於中國的農民工一代。過去40年間,城市的工業生產線和農村的剩餘勞動力結合,迸發出了意想不到的經濟活力。龐大的農民工群體在城鄉之間進退,城市就業機會多、收入高時,進城務工;城市就業機會少、收入低時,回鄉種地。

作為農民工二代的『80後』『90後』,不論是成長環境還是現實訴求都與父輩出現了較大的分野。他們中很多人並不具備務農的技能,對鄉村的情感認同日漸淡化,對融入城市的渴求十分強烈。

有人在採訪中坦言,『父母打工很辛苦,我不想像他們那樣生活,如果我們和父母這一代有什麼相同點,那可能是我們的戶口還在一個地方。』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過去不愁沒人來的工廠開始遭遇招工難。當代的打工者,需要的不僅僅是一份餬口的工作,更追求一份應有的體面。這既包括乾淨的宿舍、可口的飯菜,也包括充分的權益、發展的空間等等。而打工在很多人看來,只是一個學習的階段,自己當個小老闆,最終在城市立足,才是他們最終的追求。

每個人都有夢想的權力,所謂發展,其實也就是滿足更多人對美好生活的期待。改革開放40年後,全社會都應深刻體會到勞動力資源的質變。可以想見,未來的用工成本勢必上升,而這無疑是社會進步必須付出的代價。

當然,這個問題也有另一個維度,那就是年輕打工者自身素質是否匹配得上自己的訴求。很明顯,不乏『80後』『90後』遭遇著一種尷尬:退回農村,做不了合格的農民;融入城市,知識和技能又不能勝任更高要求的工作,結果一直在尋覓『錢多活少環境好』的工作中兜兜轉轉蹉跎青春。當『中國製造』走向『中國質造』,打工已不再是單純的體力比拼。不斷加強自身素質、提升勞動技能,同時賡續父輩勤勞的品質,才能真正實現人生夢想。

————- The End —————-

(原標題:月薪一萬、8小時工作制也不幹,90後打工者到底在挑什麼?)

來源 長安察 撰文:崔文佳

流程編輯 TF003

數位家庭综合网讯2019-02-26 21:39:00

本文『月薪過萬招工難 用工方和打工者都有話要說……』由數位家通作者上傳並發布,數位家通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數位家通網站本身的立場,文章作者享受版權未經作者許可,不得轉載。